美国“输气”到极限,也难解欧洲“缺气”之渴

美国“输气”到极限,也难解欧洲“缺气”之渴

2022年4月13日 作者 admin

原标题: 美欧捆绑难解欧洲“缺气”困局

文 | 本报记者 王林

短期内美国根本没有足够产能抢占俄罗斯在欧洲的天然气市场份额,美欧能源利益深度捆绑将令美国进一步扩大对欧洲经济和政治的干预。对欧洲而言,这笔交易得不偿失,依靠美国实现“用气独立”完全是无稽之谈。

3月25日,美国与欧盟达成一项能源协议,美国承诺今年将以液化天然气(LNG)的形式向欧洲额外供应150亿立方米天然气,旨在帮助欧洲减少对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依赖。然而,这笔额外供应量相较于俄罗斯每年对欧超过1000亿立方米的供气量根本无法相提并论,难解欧洲“缺气”之渴。

美欧捆绑实际意义有限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承诺对欧洲一年150亿立方米的LNG供应量,相当于0.42亿立方米/日,而500万户美国家庭一天供暖的天然气需求量大概为0.28亿立方米。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去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了1550 亿立方米天然气,美欧达成的150亿立方米“额外量”甚至不到其1/10。

根据行业咨询机构睿咨得能源的统计,俄罗斯去年天然气日产量为19.23亿立方米,日出口量为6.9亿立方米,其中近75%流向了欧洲,相当于去年全年对欧出口天然气1800多亿立方米。相比之下,去年美国约24%的LNG出口量流向了欧洲,全年对欧LNG出口量不足250亿立方米。

全球大宗品市场信息咨询公司安迅思指出,美国承诺的额外供应实际意义十分有限,更多的是美国对现有供应的重新安排,而不是新增产能

投行高盛指出,美国正想方设法挤出更多LNG运往价高的欧洲,甚至呼吁日本、韩国等亚洲买家暂时放弃进口,以腾出更多余量出口欧洲。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一个LNG出口终端的建设成本高达100 亿美元,一个进口终端的建设成本约为10亿美元,规划、审批、融资、建设等所有流程走完需要数年时间,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短期内都不容易达成。

美国LNG出口已达极限

投行高宏认为,美国提出2030年开始,每年向欧洲运送500亿立方米LNG是“纸上谈兵”,目前,美国LNG年产能仅为1000亿立方米,虽然刚刚批准了12个LNG出口项目,但这些项目耗资巨大且需要耗时数年,无法保证全部顺利推进。

事实上,美国的LNG出口量已达极限。《纽约时报》指出,美国现有的7座LNG出口终端都处于满负荷运转,LNG出口产能约为3.6亿立方米/日,相当于年产能1314亿立方米。

统计机构路孚特的数据显示,美国去年向欧洲运送了约220亿立方米LNG,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运送了100亿立方米。美国的LNG出口能力对于欧洲而言可谓“杯水车薪”,即便美政府简化LNG出口项目的审批流程,新项目也需要数年建设时间,迅速提高出口能力是天方夜谭。

欧洲再气化能力严重不足

欧洲再气化和进口设施匮乏,也给其LNG进口带来挑战。据了解,欧洲现有28个LNG进口终端,再气化能力十分有限,而且各国情况各异。东欧和德国最依赖俄罗斯天然气,所以管道较为齐备,但再气化和进口能力几乎为零。相比之下,南欧LNG再气化能力较强,欧洲1/3的再气化能力都在西班牙,但南欧几乎没有基础设施可以将天然气输送到中欧,这意味着欧洲接收LNG的能力十分有限。

虽然德国提议建造新的再气化设施和LNG进口终端,甚至打算租用可以漂浮在海上的再气化船,但无论是哪种方式,从管道到海运的转变都将付出昂贵的成本,考虑到欧洲绿色能源转型时间表,这些耗时耗力耗钱的化石燃料设施很可能在10年内就变得一文不值。

有测算显示,鉴于欧盟计划今年将其对俄天然气依赖减少2/3,该地区急需填补储备缺口,预计天然气价格即使是在淡季,也很难出现回落。

西班牙《国家报》指出,俄罗斯已经将其在德国和中欧地区的天然气交付量和战略储备减少到最低限度,欧洲如果拒绝用卢布购气,俄管道天然气很有可能出现“断供”,在LNG持续供应不足的背景下,欧洲经济将出现“令人震惊的危机”。

俄罗斯对欧能源影响根深蒂固

美国前能源部长Dan Brouillette承认,美欧天然气协议不足以取代俄罗斯的供应。“美欧达成新的能源供应协议也无法弥补俄罗斯的缺口。美国需要加速提高天然气产能和液化能力,欧洲则需要新建更多的再气化设施和进口终端,双方才能实现更大规模的LNG贸易。”

但这并非易事,短期甚至中长期内,俄罗斯对欧洲的能源经济影响根深蒂固。欧盟外交事务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Josep Borrell坦言,欧洲对俄罗斯的天然气和原油依赖非常严重,欧盟眼下并没有寻求彻底切断与俄罗斯的能源往来,而是致力于使来源更加多样化。

塔斯社汇编的数据显示,欧洲每年的天然气消费量约为5000亿立方米,这其中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占比高达45%,约为2250亿立方米。芬兰和保加利亚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更是高达100%,希腊约为96.4%,奥地利为70.1%,德国近62%,匈牙利、丹麦、波兰等国的依赖程度为50%。

“我们无法停止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因为找不到其他替代来源。”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能源首席执行官潘彦磊坦言,“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欧洲部分国家的经济将会出现停滞。”

End

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出品 | 中国能源报(ID:cnenergy)

见习编辑 | 李泽民

编辑丨李慧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