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纸也“内卷”!卫生纸频繁涨价难挡利润下滑,“纸茅”中顺洁柔困于成本

卷纸也“内卷”!卫生纸频繁涨价难挡利润下滑,“纸茅”中顺洁柔困于成本

2022年4月13日 作者 admin

“纸茅”中顺洁柔净利表现录得近7年首次下滑。

近日,作为A股首家也是唯一一家生活用纸上市企业,被誉为“纸茅”的中顺洁柔发布了2021年度的业绩快报:营收同比上涨17.52%,净利润却同比下降35.8%,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这也是近7年来中顺洁柔的净利表现首次录得负增长。中顺洁柔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为国际原材料及包材价格上涨导致公司生产成本上升;另一方面,市场费用投入增加,导致公司盈利下降。

除了成本陡增带来的经营压力外,“一卷卫生纸”的市场竞争尤为激烈。包括中顺洁柔在内有三家市值过百亿的上市公司,另两家为港股上市公司维达国际和恒安国际。对于这三家纸业龙头企业来说,维持利润持续增长是否只有提价或是做高端纸品、提高产品附加值这一条路,还尚待观察。发布业绩快报当日,中顺洁柔股价2月28日盘中跌至近两年来最低点14.52元/股。3月1日,中顺洁柔股价有一定回调,单日涨幅0.55%,收盘报于14.74元/股。

成本陡增的压力

上游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的压力早已表现在中顺洁柔的业绩报表上。

中顺洁柔的业绩快报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月28日,中顺洁柔发布2021年业绩快报显示,其2021年录得营业收入约91.94亿元,同比增长17.52%;录得净利润约5.82亿元,同比下降35.8%。

中顺洁柔在公告中将2021年营收录得增长归因于产能有效释放、渠道建设进一步完善、销售额增加。而净利大幅下降则归咎于:“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包材价格上涨,公司生产成本上升,市场费用投入增加,导致盈利下降。”

发布2021年业绩快报当日,2月28日,中顺洁柔股价盘中跌至自2020年3月19日来最低点14.52元/股,当日跌幅1.61%,收盘报14.66元/股。

中顺洁柔目前是A股首家也是唯一一家生活用纸上市企业,主营业务为生活用纸、以及棉类卫生产品、卫生巾、婴儿纸尿裤等跨品类家庭生活用品。其中生活用纸提供了其营收的绝大部分,2020年中顺洁柔旗下的洁柔和太阳两个生活用纸品牌为其贡献了约75亿元的营收,占总营收的95.86%。

2020年报显示,纸浆成本占其生产成本比重为40%至60%。同时中顺洁柔也在年报中表示“2020年末,纸浆价格开始有所回升,公司采购团队凭借对纸浆行情的专业预判能力及充足的资金实力,通过提前储存原材料的策略,有效平滑未来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为公司控制成产成本,抢占市场份额以及扩大销售规模打下坚实基础。”

尽管早做了准备,但成本上涨对其净利的“侵蚀”在去年二季度开始凸显。2021年一季度,其净利录得约2.71亿元,并录得同比47.81%的高速增长。但在2021年半年报中,其净利仅录得约4.07亿元,同比下降10.06%;前三季度更是录得同比大幅下滑27.88%的净利表现,仅录得4.84亿元的净利,这意味着中顺洁柔在三季度仅录得约0.77亿元的净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中顺洁柔首次年度净利率呈现负增长。2015年至2020年,中顺洁柔净利润分别增长30.66%、195.27%、34.04%、16.6%、48.36%和50.02%。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国家统计局2021年1月上旬和2022年同期《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发现,作为生活用纸重要原材料的纸浆价格从4970.4元/吨大幅上涨到6111.6元/吨,同比增长22.96%。但对于中顺洁柔在业绩快报中表示的“销售费用增加”在其2021年三季报中未有明显体现。2021年前三季度,中顺洁柔销售费用约为13.9亿元,仅同比增长3.2%。

3月1日,《华夏时报》记者就中顺洁柔是否有应对原料成本大幅上涨的举措,以及在原料采购过程中是否有议价权等问题致函中顺洁柔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过于依赖生活用纸业务

在这门“一卷卫生纸”的生意中,竞争激烈异常。目前国内有4家龙头企业,分别为中顺洁柔、恒安国际、维达国际和金红叶纸业,其中恒安国际和维达国际为港股上市公司,市值均超过了两百亿港元。

上游原材料成本压力传导到下游消费端引发了一众纸企的“涨价潮”。去年4月中顺洁柔、恒安国际等知名纸企均向经销商、渠道商发出调价通知函,而在去年10月,中顺洁柔再发调价函宣布旗下产品拟自2022年1月1日起进行价格调整。

3月1日,品牌管理专家、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纸行业普遍涨价,受到原材料成本上涨影响很大。但如果企业的零售价格涨幅并不多的话,还是会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并不能完全依靠涨价抵消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

“消费者对于日用纸制品产品的价格敏感度很高,且消费者的忠诚度比较低,所以出于竞争需要,开展促销活动,比如打折,也是这些企业会经常采用的营销方式。”伍岱麒补充道。

但频繁地进行促销又会压缩企业的毛利表现。目前来看,以中顺洁柔、维达国际和恒安国际三家生活用纸上市公司间进行比较,恒安国际的毛利率表现是最好的,也是营收最多的。以2020年作为对比,上述三家的营收分别录得78.24亿元、165.12港元以及223.74亿元;毛利率则分别为41.32%、37.69%和42.26%。

而从业务组成来看,中顺洁柔是三家中最为依赖生活用纸业务的公司。2020年报显示,中顺洁柔的生活用纸业务营收占其全部营收的95.86%,而维达国际和恒安国际2020年这一数据分别为82%和46.4%。

或许由于过于依赖生活用纸业务,对纸浆需求量也更大会是2021年中顺洁柔净利大幅下滑超三成的原因之一,2021年中顺洁柔的净利率为6.33%,上一年的净利润率则是11.6%。反观维达国际2021年报则显示,其净利同比下降12.6%至16.38亿港元,净利润率则从上一年的11.35%下降至8.8%。

纵观三家年报,或多或少都有对持续优化产品结构的表述。比如中顺洁柔就在2020年报中这样说道:“提升高端,高毛利产品及非卷纸类别的销售占比……不断提升公司产品的毛利水平、盈利水平。”

而对于中顺洁柔这般期待,或许有恒安国际的经验可以借鉴。恒安国际2020年报显示,其占总营收30%的卫生巾业务为期录得66.55亿元的营收,并且受益于卫生巾高端产品“Space 7”快速增长,为其录得2亿元销售收入带动卫生巾业务的毛利率至约71.4%,远高于其生活用纸业务。恒安国际也将高端产品“Space 7”视为未来的潜在增长点。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并且受益于卫生巾高端产品“Space 7”快速增长,为其录得2亿元销售收入带动卫生巾业务的毛利率至约71.4%,远高于其生活用纸业务。恒安国际也将高端产品“Space 7”视为未来的潜在增长点。